无肉不欢协会荣誉会长

ID=桑葚洱海

AO3账号:ganggangtu

接受约稿,请私信

【共欢新故岁|沙李元夕24H】【05:00】大众男神

上一棒: @韩香馆下锅人 

下一棒: @无檐乌鸦 


       M国的政局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变得动荡不安,资本主义社会的潜在隐患浮出水面,民众对当权者渐渐不再那么深信不疑,社交媒体持续报道中流露出的不满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  纵观全球,部分在M外国人移民初衷开始动摇,大洋彼岸正在发生的一切比起金钱和国籍更加诱人,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金山银山不如活着,还是祖国好啊。

  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想方设法回国,佳佳却格外淡定。毕竟她当初出国,既不是为了钱,也不是为了国籍,更不是为了什么人权。只不过,王大路愈发频繁的电话和愈发焦虑的语气让她有些于心不忍,一个长辈这样劝她回国,她也是会心软的。于是,某一天,她收到了王大路发来的机票信息,终于决定收拾手上的东西,乘机回国。

      行程很顺利,她看着窗外漂浮在脚下的层层云雾想了很多,或许在半梦半醒的时候,想到了李达康,他应该不会来接她的,不出意外的话。

      隔离期间,王大路给她打过几个电话,问问她住得还习惯吗,吃得怎么样。李达康没联系过她。

      站在路边的王大路穿了一件灰色的外套,他的白头发又多了一丛,似乎还长了几颗老年斑,佳佳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护肤品给他,“王叔,您真该好好保养一下了,不然我妈怎么犯花痴。”

      王大路哭笑不得,“小孩子家家,不要乱说,我和你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知道知道,纯友谊,”佳佳摆手,“我又不是李达康,您可别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王大路推着她的行李,没有说话。你爸爸可从来没想歪过,你和你妈妈才是亲生母女。

      “叔您今天不上班吗,可别因为我放下几十个亿的合同,那我可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“特意请假来接你的,你爸给你订了一桌菜,让我带你去,算是给你接风。”

      佳佳沉默了。她和她爸属于不可调和的矛盾。当年如果不是她爸沉迷工作,她妈也不至于天天跟她吐槽,搞得她打心底里认定李达康是个糟糕的爹,什么事都会想到如果她爸不是李达康就会有好的结果。但是她在M国这些年,异国他乡,远离故土,特别是欧阳菁进了监狱,她突然发现,自己所想的这个如果完全是在扯淡。

      王大路以为她是因为李达康不能来陪她而生气,这么多年了,他能体谅的,佳佳未必能体谅,还是个孩子呢,能奢求什么呢,慢慢来吧。

      “最近疫情又开始反复了,你爸挺忙的,你也别太埋怨他,今年他过得很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好了,叔,您怎么婆婆妈妈的,”佳佳望着窗外,可能是京州下了大雾,不然车窗外怎么一片模糊呢,“我要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“李书记,刚才白处长来电话说,下午省委的防疫会前,沙书记想和您聊聊。”

      “好啊,”李达康抬起头,目光因为被突然打断的思绪还有些茫然,他拿过手边的文件翻了翻,点点小金,“之前发过来的那篇报告也整理一下,拿来给我,我们早出发半个小时,我在车上看。”

      “好。”小金又看了一眼伏在桌案上的李达康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这一年,没人好过,李达康更瘦了,眼角添了两道褶子,但是市委区委的女孩子看到他更激动了,愣是给他灌上了“男神”的称号。沙书记?比男神还男神。也是,会打篮球又温柔,哪有人不喜欢。

      去年他们都吃过亏,低温度环境是病毒繁衍生息的温床。今年,无论如何也不能重蹈覆辙,不论时间线会拉得多长,他们都要坚持下去。李达康揉了揉眼睛,手机上显示的日期告诉他,今天佳佳结束了医学观察期,王大路会去接她,如果有其他突发情况,王大路会打电话告诉他,但是这个时间还没有来电话,就表示一切正常,很顺利,或许今年可以和佳佳在一起吃个饭,如果不能单独,再加上几个人也行。

      沙瑞金又看了一遍防疫报告,比起去年,更有经验、更有手段的控制疫情,都是踩着血脚印得出来的经验,不要有更多的人死去,就是唯一的目标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求经济发展,难,但是得迎难而上。京州的物流行业比往年取得了更多的经济效益,还有制药,等等,随着疫情管控,部分行业的惨淡同样伴随着另一部分产业的兴起,在多方运营和努力下,真的实现了很多年初还觉得不可能的小目标。

      “达康,”沙瑞金站了起来,拉着李达康坐到对面的沙发上,“打扰你和佳佳吃饭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李达康勉强笑了笑,他倒是想被打扰,但是佳佳应该不会让她有这种愉快的烦恼的机会,“没有,瑞金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沙瑞金也没有多问什么,作为李达康的上级,他略有耳闻,但是作为李达康的朋友——他目前把自己和李达康的关系定义为朋友,他不愿意去追问。

      “瑞金书记,近期市内输入的病例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我叫你来,不是听这个的。”沙瑞金拍拍李达康的小臂,并欣赏了一下李达康略显错愕的神情,指了下旁边的一摞打印文件,“每期防疫报告我都看过了。叫你来,是想谢谢你。达康,今年汉东的经济增长都是你的功劳,中央把京州列为典范,要求各省市参考学习,谢谢你,帮了汉东老百姓的大忙。”

      沙瑞金起身的一刻,李达康很快站了起来,“您别这么说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是我为数不多能为你做的了。”除了感谢,和强有力的支持以外,他确实能做的很少,经济建设不是他的强项,但是为李达康放手去做建立起一个风气良好、压力不大的平台,倒是他的一个强项,他自认所做无多,期望李达康不要怪罪他。

      “谢谢您,瑞金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接下来,他们谈论的话题更加轻松,直到其他省委常委的到来,让办公楼大厅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  天色渐渐暗了,会议室里面的气氛却没有半分轻松。看大家都眉头紧蹙,一筹莫展的样子,沙瑞金开口道,“今天的会就到这里吧,大家回去吃个团圆饭。”    

      人群散去,李达康还坐在那里,慢慢合上本子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”沙瑞金笑道,“好不容易回来了,你不早点回去,孩子该有意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李达康叹口气,苦笑,“不是我不想,她应该去王大路那里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沙瑞金拉他,“达康书记,别想了,我陪你吃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佳佳坐在冷冷清清的房子里,胡思乱想了很多句和李达康见面时可以说的话,茶几上欧阳菁和自己的照片很轻易地扰乱她的思绪,双层小楼,孤身一人,只有这些照片陪伴,看来欧阳菁的狠话奏效了,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工作狂。

      她实在受不了这份冷清,出了门走过步道,呼吸着国内的空气,好像清醒了。佳佳看了看手表,晚上八点整,春晚都开始了,她爸居然还没回来,该不会又睡办公室吧,王大路跟她说过好多次,她还暗中嘲讽,这不合了那些热爱她爸的妹子的心意,虽然这些妹子大到和欧阳菁一个年纪,小到还要叫她一声姐,真是奇葩,大众男神搞不定自己老婆,也不知道是欧阳菁太不知足,还是那些女人太知足。

      奥迪停在不远处,走下来的男人她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  李达康同样惊讶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佳佳,女儿长大了,和他记忆中的形象差别很大。这份惊喜来得太突然,他甚至没有松开和沙瑞金相握的手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佳佳,”

      佳佳的视线落在李达康和沙瑞金相握的手上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  合着她爸喜欢男的。

      佳佳拉过她爸,也不管十来年没和自己亲近过的李达康能不能接受,硬生生地把他往身后塞,“您哪位?”

      沙瑞金乐了,达康同志骗他。

      这小朋友明明很关心他嘛。

      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坐了十来分钟,李达康试探性地开口,“佳佳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佳佳伸出一根手指,示意她老爸闭嘴,她死死地盯着沙瑞金,“你俩进展到什么程度了?”

      李达康觉得他现在就可以悬梁自尽了。

      “你能接受我们俩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  很好,绳子放哪了?

      佳佳语塞,能接受到什么程度……这叔叔长成这样,和别人进展到什么程度,她都很愿意八卦一下,但是对象是她爸,进展到什么程度她都接受无能啊。

      “沙瑞金。”沙瑞金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佳佳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李达康。沙瑞金,她听同在M国,和她“同病相怜”的姐姐芳芳说起过,汉东空降一把手,把她们的家人送进监狱,她们却并不恨他。虽然她们也没有像汉东的老百姓那样赞美他,或是像那些把他称为“男神”的人一样爱他。

      李达康也很意外,佳佳会向他求援,他干巴巴地点点头,佳佳转回眸,打量了一下沙瑞金,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李达康觉得自己要哭了。

      女儿回来了,她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甚至还接纳了沙瑞金。

      他原本以为,她会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妈妈,为什么放弃了和她妈妈的感情,为什么没有去接她,为什么没有打电话给她……

      “拜托你们俩今晚不要睡在一起,我对狗粮过敏。”

      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“你会做饭吗?我爸喜欢喝紫菜蛋花汤。”

      好吧,还是很感动的。

      “那你喜欢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紫菜蛋花汤。”

      沙瑞金笑了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佳佳和李达康坐在沙发上,厨房传来的声音让佳佳似乎明白了,为什么李达康会选择沙瑞金,而不是那些“热爱”他的女人。至于她亲生父母破裂的感情,她突然释怀了。大众男神,只能和势均力敌的人并肩。

      “爸,你眼光还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8)
热度(181)
  1.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© 桑葚洱海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