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肉不欢协会荣誉会长

ID=桑葚洱海

AO3账号:ganggangtu

接受约稿,请私信

【肖恩x陈萍萍】白衣少年

❅你是谁的白衣少年,为何留恋人世间


啊……

这是哪里……

陈萍萍恍惚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纯白无瑕的长袍,腰间束着宝蓝色的鞶带,袍角绣着金凤。

陈萍萍大惊,这是……

他愕然地扶住汉白玉钻花石桥的桥栏,如薄雾的,或是被薄雾笼罩的水面波光流转,层层叠叠荡漾起的涟漪,倒映出他的模样——年轻,健康,神采飞扬……他的双腿!

陈萍萍收回目光,他竟然真的回到了那一天……

回到了那一天,他曾经拥有的一切。

“看起来,你还对人间有些留恋。”

孟婆笑眯眯地看着他,除了那一头诡异的白色头发,和人间的少女别无二致。

“嗯。”

大概吧,他还没有实现叶轻眉的愿望,还没有全然保护得范闲的安全,不...

【闲萍】花儿都谢了

⚠️文实不符OOC,且看且珍惜


一朵娇🌸


【庆萍】无处可逃

⚠️有私设,毫无逻辑


艳美妖冶,无处可


密码xwls角色小写全拼

【闲萍】青媚狐01

好了我来试试水,短小不精不悍(ૢ˃ꌂ˂⁎)


⚠️侠客闲x狐仙萍,仙侠AU

⚠️没有营养的泥塑文


👇🏻以下正文


修仙之人,都有一颗仗剑天涯,劫富济贫,拯救苍生的心。

范闲是个另类。

他修仙,是为了远离苍生,和天下。


竹林深深,寒气森森,范闲背靠着石块,望着蹿起的火舌出神。

烤鸽子肉滴下鲜美的肉汁,落在火堆里,发出噼啪的清脆响声。

“呜……”

羸弱的声音从范闲身边的草丛里传了出来,像什么小动物的幼崽发出来的,范闲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,酒肉穿肠过,师祖心中留,再来一顿肉做屯粮也不错。

范闲把烤鸽子从火堆上取下来,插在石头缝里,拨开草丛,借着忽明忽暗的火...

【闲萍】余生未了

*关键词避雷:Pedophilia


*原著结局实在意难平……假如萍萍转世托生


清幽天色,茂密竹林,水声潺潺。

少年犀利剑锋穿越林间,呼啸声时停时起。

小男孩脚步踉跄,绕着院子里悠闲散步的孔雀乱跑,粉嘟嘟的脸颊上冒出细密的汗珠。

“萍萍,”范闲截住小男孩的脚步,揽着他的胸口把他从地上捞起来,“你在干嘛?”

小男孩看到范闲,咯咯笑起来,摸了范闲一脸泥,“哥哥,抱抱~”

范闲把剑收好,“先给你洗洗脸……”

老人守护了他的童年,给他的少年时光烙上了温存的光阴,最后以最残忍的方式毁掉了他的爱。

范闲端着面盆,看着小孩双手捧着水花在自己脸上胡撸胡撸,人生重来,换他来守护他一生...

【庆萍】一人之下

*少一点白嫖,多一点关爱,谢谢


*非原著读者,扛精勿扰。


月朗星稀,银河在天。


微博搜索:桑葚洱海,仅粉丝可见


阅后请返回这里素质三连,谢谢大噶!


“今日太子问臣,听说臣在庆国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”

“他倒是说对了。”


【庆帝/靖王X陈萍萍】各有所好

*少一点白嫖,多一点关爱。

微量影子大人x陈萍萍


微博搜索:桑葚洱海,仅粉丝可见


阅后请返回这里素质三连,谢谢大噶!


【范建X陈萍萍】山水之间落花雨

*少一点白嫖,多一点关爱。


关键词避雷:野战 

*非原著阅读者,扛精勿扰。


湖边一阵清风吹过,裹挟着五月深春暖意,扫落枝头盛放的粉樱,在空中悠悠荡荡,落在陈萍萍展开的书页间,陈萍萍正看得入神,被这落樱撞破思绪,扬起淡淡的笑意。

他仰起头,樱树如一片浅粉祥云笼在眼前,细细簌簌落花雨。

范建狩猎归来,偏就瞧见湖光山色间,坐在轮椅上的陈萍萍扬眸望着那片飘落的樱花,露出喉间脆弱的曲线,唇边的笑容尽显温柔。

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附身吻上陈萍萍耳下颈侧细嫩的肌肤。

陈萍萍回神见是范建,懒洋洋地歪头靠在轮椅椅背上,“回来了?”

青丝披散,慵懒柔媚。范...

【叶轻眉x陈萍萍】看来我们以后只能做姐妹了

*少一点白嫖,多一点关爱。


关键词避雷:指JIAN,女攻男受


课题引发:叶轻眉是如何发现陈萍萍是太监的?

*非原著阅读者,扛精勿扰。


庆国在叶轻眉看来,是最低配版的古装世界。

沿袭腐朽的“子承父业”的帝制,灌输愚昧的“君让臣死,臣不得不死”的思想,继承森严的“龙生龙,凤生凤”的等级观念,甚至连才华都不及叶轻眉研究的真实的古代世界,唯一让她觉得尚有那么一丝想要留存的,就只有她初入庆国,遇到的少年。

彼时陈五常年十八,和恣意飞扬、心机颇深的李云启,宽厚忠仁、却少了点新意的范建相比,陈五常很安静,抱着一本书,就能看到掌灯时分...

【all萍】故梦12

12

桌上的花瓶里插着的几支柳枝柔软地垂下,室内静谧的空气渗出清冽的温柔,陈五常面红耳赤地逃避着李云启灼热的目光,却躲不开李云启的手掌在腰间按揉。

“重了?”

陈五常摇摇头,李云启的分寸掌握得很好,只是这种感觉没来由地让人有些难为情罢了。

李云启笑着,他问陈五常原谅他好不好,陈五常似乎用了一点时间来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,然后,他看到小孩儿不计前嫌笑容,听他说了一句“好”。

陈五常愿意给他最好的,便是最好的回应。

无论何时想起,都让人觉得心满意足,认定他值得人间最美好的一切。


除夕夜,家奴点起一排灯笼,朦胧的红色烛光在黑暗中闪闪烁烁。李云启同范建和陈五常往正厅过去。...

1 2 3
© 桑葚洱海 | Powered by LOFTER